六合彩博彩代理

六合彩博彩堂:这公司的扇贝又跑了比蛙儿子还任性?4万股东懵了

原标题:比蛙儿子还任性,这家公司的扇贝又跑了!预亏5亿,4万股东彻底懵了

“我的蛙儿为什么还不回家?”这是你第十七次打开手机。

“自从养了蛙儿子,大概就不需要男朋友了。”

“你别看有的人表面光鲜,背地里可能连一只蛙都没有……”

——一款名为《旅行青蛙》的游戏,从2018年1月10日起,开始称霸中国AppStore免费游戏榜单,截至1月22日,微博上的相关话题,阅读量达到12.5亿次。

如果说养蛙游戏只是让你感到牵挂,那么上市公司獐子岛30日晚间发布的一则预亏5亿元的公告,则是上演了现实版的“旅行青蛙”,并让公司的4.2万名股东可能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!

但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调查发现,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。

扇贝又“跑”了,预亏5亿

30日晚间,獐子岛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,公司预计2017年亏损5.3亿元-7.2亿元。之前的2017年3季报中,公司还预计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.9亿元-1.1亿元,同比增长13.07%-38.20%。

而亏损原因可能是扇贝又“跑”了……

獐子岛表示,公司正在按制度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,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同步实施监盘。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。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,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,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,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自2006年9月底上市至今,獐子岛上市的12年里,在2006年2016年间,有两年即扇贝跑路的2014年和2015年出现巨亏,分别亏损11.89亿元和2.43亿元,其他9个年份多多少少赚了些钱,11个年头盈亏扣一下还赚了4.37亿元。

▲图片来源:中国基金报

这2017年来这么一出巨亏,恐怕让獐子岛上市这12年来的盈利成果化为乌有。2006年-2017年的净利润合计将成为亏损,真是12年上市梦一场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
又有股东神准减仓规避利空

獐子岛30日晚这一纸公告,恐怕让公司的4.2万名股东彻夜难眠。回想2014年那场“8亿元扇贝游走事件”曝光后,公司股价复牌后遭遇两个跌停板。

▲獐子岛2014年下半年股价走势

所幸的是,当时A股处于牛市爆发前夕,獐子岛股票短期暴跌后很快便稳住了局面。但时过境迁,此时A股市场的整体行情与彼时实在难以相提并论。

就股吧里的言论来看,股民们除了对獐子岛股票复牌后的走势十分担忧外,还对公司大股东神准的提前减仓颇为愤懑。

回顾历史,2017年9月2日,獐子岛披露了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—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(以下简称和岛一号基金)的减持计划。和岛一号基金计划自公告之日起3个月内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3%的股份。彼时,和岛一号基金持有獐子岛5916.12万股股份,持股比例为8.32%。上述减持计划的披露时点十分巧妙。当时,獐子岛刚披露2017年半年报不久(2017年8月16日)。根据这份报告,上市公司2017年上半年业绩可谓十分靓丽。其中,公司营收15.05亿元,同比增长12.6%,净利润3077.47万元,同比增长360.16%。

10余日之后,獐子岛宣布开展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。抽测时间为2017年9月26日~10月18日。2017年10月25日,獐子岛公告称,根据抽测调查结果显示,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。

然而,在上述“利好”掩护之下,2017年11月13日~2017年12月19日,和岛一号基金分四笔卖出獐子岛股票199.85万股,占比0.28%,套现逾1500万元。

如果说是普通股东便罢了,但和岛一号基金的身份十分特殊。

资料显示,和岛一号基金为非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,当初计划募资5个亿用于獐子岛股权受让。2016年8月,獐子岛宣布公司董监高及部分核心骨干员工合计不超过150人准备出资不超过7500万元参与认购。也就是说,和岛一号基金的出资人里面有不少是獐子岛的员工。

和岛一号基金的神准减仓,与公司“8亿元扇贝游走事件”时,其控股股东投资发展中心的行为颇有“异曲同工之处”。

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注意到,就在1月20日,獐子岛披露了控股股东当年高位跑路的情况。据公告所称,投资发展中心收到大连市人民检察院《起诉书》,《起诉书》称公司2014年1~9月发生重大亏损的情况在公开披露前属于《证券法》规定的内幕信息,因在敏感期内有减持股票的行为,避损金额1131.6万元,现由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对投资发展中心提起公诉。

和君系“跑得快”

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和岛一号基金神准套现上千万,但从持股总量来看占比不多,而其剩余持股无疑将面临着獐子岛业绩“黑天鹅”的冲击。其基金管理人吉融元通恐怕将承受巨大的压力。

2016年6月17日,獐子岛控股股东投资发展中心与上海和襄、吉融元通签署了相关协议。根据协议约定,吉融元通作为“和岛一号基金”的管理人,运用计划募集的资金以现金方式受让投资发展中心转让的獐子岛5916.12万股股份,转让价格为7.89元/股。截至目前,和岛一号基金仍持有獐子岛5716.27万股股份,持股比例为8.04%。

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注意到,上述交易之时,源于吉融元通的特殊背景,曾在资本市场引发热议。和岛一号基金的管理人为吉融元通。吉融元通唯一股东则是上海和襄。彼时,上海和襄有三位股东,分别是上海和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上海和君)和自然人李金良、钱胜红。其中,上海和君尤为引人关注,其是由和君集团董事长王明富、常务副总裁许地长二人共同出资设立;同时,钱胜红是和君资本高级合伙人。根据以上种种可以看到,上海和襄是出自“和君系”的股权投资公司。而和君系在A股市场上有着市值管理专家之称,其对獐子岛的介入也由此备受投资者期待。

不过,从实际情况来看,二者的结合未能迸发出火花。截至1月30日收盘,獐子岛股价报收于7.73元/股,以7.89元/股的受让价格来看,和岛一号基金剩余持股已经被套。

难道和君系此番也栽了?记者调查发现,作为纵横资本市场多年的和君系,果然有其厉害之处。在獐子岛股价于去年11月出现下跌之初,和君系已经悄然撇清了与公司之间的直接联系。

根据工商资料显示,上海和襄的投资人在2017年11月3日发生了变更,上海和君退出,自然人朱源健进入。公开资料显示,朱源健为和君资本业务合伙人。

而这一次,獐子岛的扇贝还会游回来吗?

(免责声明:本文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风险自担)

每经记者曾剑

每经编辑李净翰